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尿液面膜
尿液面膜

尿液面膜

头脑昏昏的回到教室,心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,完全不在上课的状态。老师的异样让班里的秩序有点乱哄哄,这让脾气很好的潘倩心里也憋着一股气,无处发泄。

  这时,教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  一个女生连招呼也不打,就走了进来。

  潘倩爆发了,大声对那个女声吼道:“下次迟到了就别进来,别影响他人。”

  教室里鸦雀无声。

  女生脸上写满了无辜,眼泪似乎都要流出来了,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,就低着头回到了位置上。

  然而,她没有注意,在那一刻,美女老师那副惊愕地神情。

  是她,不会错的,那双鞋子自己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。

  潘倩开始相信命运这东西了。

  “真倒霉,亏我还那么崇拜她。还吼我。贱人贱人贱人。”陈妙可一边上课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咒骂着讲台上的潘倩。

  她不知道的是,那个刚刚对自己大吼的英语老师,就在前天,还帮她一寸一寸地舔干净了脚上穿着的帆布鞋。在更早的时候,还品尝过带着她脚汗的丝袜。

  浴室里水汽弥漫。花洒交织出细密的水柱,让沐浴乳的泡沫渐渐褪去,露出迷人的酮体。这场景足以让任何男人血脉偾张。擦干净身上的水珠,潘倩站在洗漱台的镜子前欣赏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段,腹部上记号笔的字迹依然没有消退,因为她没有刻意地去清洗,这种归属感让她觉得很安心。

  自从得知网上那个公主是自己的学生,潘倩之前的担忧消散不少。虽说她还是一个尚未成熟的果实,不论相貌还是内在,身材还是家境都无法和自己媲美。但也是一个上进的好学生。谈不上有多好看,但总是洋溢着甜美的气息。特别是那对没有一丝赘肉的美腿,比自己的都要优美动人。

  这几个星期发生的一切,让潘倩觉得人生如戏。万一陈妙可发现自己就是那个神秘的女仆,她会怎么样?一个和公主顶嘴的女仆应该不会有好的下场吧。一连三个晚上潘倩都梦见自己跪在陈妙可脚下磕头求饶。

  看着放在床头的旧手机,情不自禁地点亮了屏幕……枕头边传来轻微的振动。虽说装着床帘,陈妙如每到这个点还是会把手机置为振动模式,以便在和买家交易时不惊动室友。

  “公主最近好么?”是自己的私人女仆。每次想起有一个愿意用舌头帮自己清理鞋子的女奴,妙怡身为女性的骄傲就会在内心激荡。

  “一般呗,前段时间上课还被老师骂了。心情还没平复过来。找本公主有事吗?”手机那头的潘倩收到短信,心里的愧疚愈发强烈。

  “我看到了公主您网店上的资料,您的生日快到了?”

  “恩,怎么了?”

  “那我个生日礼物给您吧,祝公主生日快乐。”潘倩想为那天自己的行为做出点补偿。

  “无事献殷勤啊?”

  “没有啊,真心想送您礼物,很感激您赐予我的一切。”

  女仆虔诚的回答让妙如有点小小的感动。其他买家购买自己的原味,顶多是撸过几次之后就失去了兴趣,从此不再联系。而这个小女仆对自己这么上心。

  “好吧,最近感觉皮肤有点干干的,你送点补水的面膜给我吧。”

  “恩,女仆记下了,还需要别的么?”

  “那倒不用了。不过我之前赏赐给你的蓝丝你有好好保存吧,嘻嘻,我想让你拍点照片装修下店面。”

  潘倩傻眼了,话说那个时候陈妙如是说过让自己好好供奉她的丝袜,可是,潘倩以为那只是一句调侃的话而已,早就把那双丝袜给扔了。怎么现在突然提起这事。

  “对不起,公主,您的黑丝被我不小心给弄丢了。”

  “贱女仆,你胆敢忤逆本公主的旨意,你完了。你好好反思吧,我去睡觉,等我想好了怎么处理你这个不听话的女仆,再联系你。”

  最后一条短信让潘倩心里空落落的,仿佛自己真是一个大逆不道的女仆。

  陈妙如躺在寝室的床上,脸上享受着面膜带来的滋润。自己都舍不得买这么贵的面膜用,这个贱女仆倒是挺阔绰的。但是竟敢遗失本公主的圣物,岂是小小的礼物可以弥补的。这次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。

 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妙如渐渐地喜欢上施虐的快感。不仅能在其中发泄生活中的不悦,还可以从他人俯首称臣中感受到自己的高贵。

  又是一件私人快递。潘倩签收后拿着快递就直奔家中。

  “女仆,嘻嘻……收到快递没?”陈妙如看到物流信息显示签收后,一条语音信息就发送到了自己女仆的手机上。

  “收到了,好轻啊。公主送了双袜子给我?”潘倩坐在书房的沙发椅上,掂量着手里的盒子。

  “恩,对啊,在你拆封之前,先去把你的脸洗干净,不要把我的袜袜给玷污了。”一切进展顺利,女仆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惩罚正等待着她。

  妙如柔柔的声音撩拨着自己的欲望。潘倩用洗面奶认真地清洁面部后,就迫不及待地向公主汇报“洗完了,公主。”

  “拆吧拆吧,我都快睡着了。”

  这是什么啊。除了一双脚掌部位黑黑的薄棉袜,还有一个密封袋,里面装着一张用过的面膜。只不过颜色黄黄的。

  “公主,面膜不好用么?”

  “还不错啊,那张是给你用的。脸洗干净没?把它敷上去吧。”

  打开袋子,取出面膜,一股尿骚味儿刺激着潘倩的神经。

  “公主,这是?”

  “嘿嘿。昨晚半夜起床尿尿,顺便把脸上用完的面膜卸了,随手抛在夜壶里没去管它。早上起床发现又变得饱满了。然后就寄给你用呗。”

  这上面浸染的果然是尿液,公主希望自己去使用它么。

  “咦?怎么没动倩,不想敷就算了,以后不要再联系我了。我不会原谅你的。”

  “公主你好坏。”一番思想挣扎后,潘倩还是把那张充满着尿液的面膜铺在了自己脸上。就敷一会儿,应该不要紧吧。

  “谁让你弄丢了本公主的圣物。嘻嘻,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洗脸么?因为洗完脸后,脸上的毛孔都不能闭合,正好可以充分吸收面膜的养分,不知道你的脸能吸收什么物质哈。我刚刚看了下面膜的成分,里面有一样叫玻尿酸哦,估计你的那张是没有啦,但是我的尿酸是绝对不会少的。哈哈哈。”妙如在手机那头越说越有劲,调侃着拿自己隔夜尿做面膜的女人。

  潘倩闻着愈发浓烈的尿骚味,一方面担心自己娇嫩的脸蛋会不会被摧残得体无完肤,一方面又对着手中的化妆镜小心翼翼地把面膜更服帖地贴在脸上。面膜上多余的尿液从潘倩脸颊两侧慢慢地流落在枕头上,当然还有一些调皮的尿珠滑入了潘倩微微张开的的嘴里。味蕾上绽开咸腥的尿骚味,还有一种类似于麝香的气味在舌尖上回荡,也不知道那是面膜本身的味道,还是公主淡雅的体香。

  “公主的小便好咸啊,难喝死了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哈哈。我又没让你去喝它,你是自愿的。不过内服外用的效果会更好啦,今天晚上你就带着面膜睡吧,我的室友快回来了,今天就这样吧。好好睡个美容觉。还有,这次我送给你的袜子不许再丢了哦。晚上睡觉的时候含在嘴里,之后洗干净放在你装内衣的抽屉里,好好保管。”

  耳边还萦绕着公主的羞辱,潘倩把陈妙可的棉袜含在口中用舌头摩擦着,随即睡去。

  另一边,妙如也关掉了手机,在脸上铺好一张散发着清香的面膜。打开MP3,伴着美妙的音乐,进入了梦乡。

  翌日。晨曦的光柔和的洒在这个小小的城市里。两位正值青春年华的美人,不约而同地,从睡梦中醒来。

  潘倩撕下脸上干枯的面膜,原本白皙光滑的脸蛋,现在变得有些干巴巴的,还散发着难闻的骚味。从额头的皮肤可以隐约地看出比起昨天要黄了一点,表皮里的细胞应该吸收了不少尿液里的毒素。这一时半会儿应该是无法排出了。潘倩无奈地拿出粉底和其他的化妆品,在脸上铺上了一层不自然的浓妆。

  城市的另一端。妙如容光焕发地走在去教室的路上。脸上透着血色的皮肤简直可以捏出水来,从身边经过的男生都带着爱慕的眼神看着自己。妙如没有理会,只是留下甜美的笑容和一抹让人回味的背影……上午上课时,手机震动了一下,陈妙可看了一下,是女仆发过来的。两张图片,一张女仆嘴里含着棉袜的照片,一张叼着两只袜尖的照片。照片只有鼻子以下的部分,潘倩还是很有安全意识的。陈妙可发现,棉袜已被女仆的舌头舔的干干净净,非常得意。

  潘倩的奴性激发了陈妙可的施虐欲,她又想起一个坏点子。

  潘倩又接到了陈妙可的包裹,里面只有一瓶矿泉水。

  「公主,您寄的包裹我收到了」

  「贱女仆,知道我想让你做什么吗?」

  潘倩想了想,不知道公主什么意图。

  「还没想出来?真笨啊。这是给你喝的。哦,对了,里面不是矿泉水,是我昨晚的洗脚水,原味的。免费赏赐给你。哈哈哈哈」潘倩脸一下红起来,「公主您真坏,让奴婢喝尿又喝洗脚水。」「嘻嘻,尿是你自己主动喝的,我可没让你喝。哈哈哈。~洗脚水赶快喝吧,越早越鲜。」潘倩拧开瓶盖,咕咚咕咚喝下去,一口气喝了一半。

  「贱女仆,好喝吗?哈哈哈」

  「公主,真难喝啊」

  「哈哈哈哈,喝了多少了?」

  「公主,奴婢喝了一半了。」

  「太浪费了,要一点一点品,就像喝茶一样,哈哈哈哈」潘倩居然一点点品味起来,就像喝咖啡一样。

  「哈哈哈哈,你慢慢品吧,如果想要的话,我以后还可以赏赐给你,哈哈哈。」「多谢公主,奴婢给您磕头谢恩了」

  「嗯,真乖。哈哈哈哈。」

  妙怡心想,到了见见这个女仆的时候了……

    .

  「贱女仆,公主想见见你」这天晚上,潘倩收到陈妙可的语音信息。公主要见我,我见不见?自己是她的老师,多难为情啊!自己批评过她,不知道她会怎么惩罚自己。紧张不安又有些期待。

  「贱女仆,公主等你回话呢」公主对自己不满意了,潘倩想,如果不快速答应,以后就可能永远失去机会了。欲望最终战胜了理智。她紧张不安地回复到:「公主想什么时候见奴婢?」「明天是周五,下午三点上完课我给你联系,本公主穿另一双帆布鞋过去,这双鞋已穿了一段时间了,到时你的舌头还得给我做一下擦鞋布。哈哈」「公主你真坏,奴婢好怕啊」潘倩激动而不安地说。「这不正是你所期盼的吗?小女仆,明天见,哈哈。」潘倩想象着明天的见面,辗转反侧,好久才睡着。